中国梦论坛高手资料
  • 您好
  • 免费注册
  • 0?#19994;?#36141;物车 >
    购物车中还没有商品,赶紧选购吧!

    古井集团混改留下糊涂账!中国“最富教授”撤离

      记者独?#19968;?#24713;,在已上市的“八大名酒”企业中,古井贡酒市值尴尬排名榜尾。而在这背后,是其控股股东古井集团与中国“最富教授”史正富长达10年的混改?#26639;稹?#21490;正富控制的同华控股从古井集团“借”走7亿元,并在2018?#29969;?#34987;?#19981;?#30465;委巡视时查出,“当时整改措施就是要求他们还钱。”亳州国资委人士表示,目前债务问题仍在协调之中。


      而史正富在回复记者时称,“不论我在这10年中遇到多少?#36824;?#20294;我首先要维护受资企业的发展。古井之事,多年来有各色?#35828;?#20986;于各种动机用各种手?#23614;?#21644;或搅局,我经常搞不懂,时间长了,也无所谓了。”


      结缘“最富教授”


      10年前,古井集团迎来55岁的“最富教授”史正富。


      史正富教授与古井集团算得上“?#19981;?#32769;乡?#20445;?#20182;的老家位于?#19981;?#26368;南部的来安县,而古井集团所在的亳州?#24615;?#20301;于?#19981;?#26368;北端,两地相距350公里。


      史正富是国内知名的学者,他拥有复旦大学经济学教授和新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两大头衔;他还是一名成功的商人,2008年在胡润百富榜上的财富为15亿元,3年后,这一数字跃升至65亿,再后来一度攀升至百亿,也因此有了“最富教授”的名号。


      “最富教授”与古井集团公开结缘,始于一次公开挂牌转让。


      2009年5月20日,古井贡酒发布关于控股股东产权制度改革的提示性公告:古井集团40%股权将于次日在合肥市产权交易中心挂牌转让,转让标的挂牌价格为4.65亿元。


      亳州国资委要求:意向受让方须同时具有投资与产业经营的经验,“须?#20449;?#22312;成功受让后18月内,投资2亿元以上,完成古井集团所属?#19981;?#29790;福祥食品有限公司热电技改项目,并新建成一个具有较高科技含量和较高利润的农副产品深加工项目。”


      “那时候感觉市政府急于?#19994;?#36164;金,想把古井集团从低谷中给拉出来。”古井集团人士向记者表示,其实当时有多家知名企业前来调研,但最终在6月22日,拥有农产品深加工背景的上海浦创胜出。


      上海浦创成立于2008年5月,注册资本5亿元,系同华创盟的全资子公司,而这两家公司对外均以“同华投资”形象示人。


      早在2006年,同华投资杠杆收购了山东中轩98%股权,并将其打造为世界最大的黄原胶供应商。而黄原胶加工,恰好属于“农副产品深加工项目?#34180;?/p>


      “只有(上海浦创)这一家企业应标。当然,那些要求也不是给他量身定制的。”亳州国资委人?#22771;?#35843;说。


      “一路绿灯”的项目黄了


      2009年7月30日,亳州国资委与上海浦创签订合同,将古井集团40%股权转移至上海浦创名下。


      彼?#20445;?#21476;井集团下属瑞福祥等5家公司不同程度亏损。史正富的出现,让屡遭挫折的古井改制终于取得了?#40644;疲?#20182;也因此成为亳州市的座上宾,从山东“复制”到亳州的黄原胶项目,更是享受了“一路绿灯”的特殊待遇。


      亳州市政府官方消息显示,2010年3月,亳州瑞科生物有限责任公司(以下简称“瑞科生物?#20445;?#24180;产6000吨黄原胶生产项目开工,时?#38382;?#38271;牛弩韬指出要“一路绿灯?#22791;?#20104;全力支持,把这一项目作为古井集团的希望工程,倾力打造世界顶尖级黄原胶项目建设样板工程。


      事实上,这个“一路绿灯”的项目?#24179;?#24471;并不顺利。


      “那时两家经常吵架,招标时要求上海浦创投入不少于2亿元,而史教授认为?#30431;?#26041;共同出资,当时政府和古井集团都认为史正富没有很好地履约。”亳州市国资委人士向记者透露,古井集团为此曾向上海浦创发送律师函。最终在各方的协调下,古井集团让步,双方共同出资?#24179;?#29790;科生物黄原胶项目。


      前述官方消息中指出,该项目?#30333;?#25237;资1.2亿元,建成投产后,年产值1.5亿元,利润2000万元。?#31508;备?#19968;年,牛弩韬已经离任。亳州市政府官方消息显示,2011年3月,时?#38382;?#38271;沈强到瑞科生物黄原胶项目生产?#23548;?#35843;研,?#21543;?#24378;要求各级各部门要亲临现场,协调解决瑞科公司建设中出现的问题。”


      记者近日前往瑞科生物所在地探访?#20445;?#21457;现门口的公司名字早已被摘去,?#32769;?#36824;能看到“瑞科生物”的痕迹,一位看门的阿姨向记者表示,“厂子好?#25913;?#21069;就租出去了,瑞科生物早就停了,一直没有生产。”记者随后前往?#19981;?#29790;福祥食品有限公司探访,同样被门卫人?#22791;?#30693;早已停产。


      “后来项目停下来了。”亳州国资委人士在接受采访时承?#24076;背?#21407;本想通过黄原胶项目将企业做大做强,结果项目?#19979;?#21518;黄原胶价格?#20013;?#36208;低,“再搞的话亏损更大;另外好像亳州气温比较高,也不适合微生物菌类的培养繁?#22330;!?#21476;井集团经营数据也显示,瑞科生物连续多年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为“0元?#34180;?/p>


      “一路绿灯”的黄原胶项目,就这样黄了。


      退出古井集团


      烂尾的黄原胶项目,只是史正富与亳州方面矛盾的缩影。


      “听说改制之后?#34892;?#25705;擦,两大股东坐不到一块。意见都没办法统一,更不要说一起?#34987;?#20225;业发展了。”古井集团人士透露,史正富从2010年前后开始担任古井集团总裁。而据南方周末报道,“2012年初史正富去古井?#20445;?#25171;电话没人接,召开总?#27809;幔?#32422;谁谁不来,最后在市长市委书记干预下,总?#27809;?#25165;开起来,所有人都不说话,只开了15分钟就草草结束。”


      亳州国资委人士向记者表示,史正富曾推动古井集团管理层?#27490;桑?#20182;当时想拿出11%股份给管理层。”


      但让亳州市政府不能接受的是,史正富想让亳州国资委提供这11%的股份,“好像还是他为管理层着想,太不合情理了。你自己出这11%就是了,至少我们两家都拿,你不能净干不赔?#38236;?#20080;卖。”国资委人士同时补充说,“如果按照史教授的操作,下一步他要是再花更高代价收购这11%股份,就变成?#27490;?1%的大股东。所以政府一直没同意,毕竟他连投资2亿元都没兑现。”


      据介绍,史正富还曾想过更极端的拆分方?#31119;?#23601;是从古井集团母公?#38236;?#19979;属每个企业全?#31968;?#25286;40%,他直接自己搞。”这样的方案让?#19997;?#31505;不得,“国资委坚决不同意。”


      2015年,亳州国资委、上海浦创、古井集团三方坐在一起,协调矛盾并签订协议,约定全年最高按8000万元分红,“都是从古井股份公司分红,因为其他公司都是赔钱的。”亳州国资委人士表示,自此之后,史正富逐渐淡出古井集团管理层,“他基本上不问了。以前倒是问了,但可能方向偏了反而有害,跟我们政府的想法不一致。?#22791;?#20154;士同时补充道,“他们是搞资?#38236;模?#36825;边是搞酒的,不是一个路数。”


      被指拖欠太盟集团逾32亿元


      入局古井集团近10年,史正富在2018年突然退出。


      2009年,上海浦创以4.65亿元入局,2018年,上海浦创所?#27490;?#20221;市值96.38亿元,其中史正富、翟立夫?#37202;?#25152;?#27490;?#20221;市值达33.73亿元。看起来,“最富教授”的投资水平令人惊叹。但在这背后,却是他所涉及的极为复杂的债务关系。


      公开报?#32769;?#31034;,到2011?#29969;资保?#21516;华投资账面只剩几十万?#32440;穡?#21490;正富?#26438;?#36827;行了融资,?#25856;构?#21496;度过危机。2012年4月17日,史正富将同华控股在同华创盟1000万元股权,质押给天津同华共赢科技发展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天津同华?#20445;?1天后,他?#32440;?#21516;同华创盟在上海浦创的5亿元股份,悉数质押给天津同华。


      记者独?#19968;?#21462;了天津同华2018年5月3日出具的?#27573;?#32422;通知?#36144;?#36890;知的对象包括同华创盟、上海浦创、同华投资、同华控股、山东中轩以及史正富翟立夫妇。


      违约通知显示,天津同华已于2018年4月10日向上述对象发函,要求对方支付尚?#36820;?#25237;资成本、投资收益及委贷展期费用?#24067;?2.44亿元,其中包括投资成本7.45亿元、投资收益19.21亿元以及委贷展期费用5.78亿元。


      工商资料显示,同华创盟?#21830;?#27941;同华和同华控股共同投资成立,两者分别?#27490;?0%。其中天津同华的实控人为国?#25163;?#21517;投资机构太?#31382;?#32852;?#36865;?#36164;集团(以下简称“太盟集团?#20445;?#36825;也就意味?#29275;?#21490;正富?#32972;?#26159;与太盟集团联手,拿下了古井集团40%股权。


      天津同华在通知中要求,上述对象立刻支付全部款项,否则将采取行动追究违约责任,其中包括接管同华创盟和上海浦创,以及更换古井集团董事。针对天津同华所述情况及债务追?#32440;?#23637;,记者多?#23614;?#25171;天津同华的电话,对方始终未接听电话。


      也正是天津同华“逼宫”的背景下,2018年6月,史正富将同华控股持有的同华创盟50%股权转?#37238;?#37073;盼盼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合肥杜申商贸有限公司。天眼查显示,目前同华创盟已经?#21830;?#27941;同华及合肥杜申商贸有限公司共同?#27490;傘?#32780;就在2018年7月2日,郑盼?#25105;?#23558;所持同华创盟股权全部质押给了天津同华。


      从古井借走7亿未归还


      记者近日实地探访了杜申商?#36710;?#27880;册地址,发现并无该公司存在。该注册地所在的“出口加工区公租房”内,多位工作人员表示从未听说这家公司。记者随后辗转获悉,?#25490;?#30460;系?#19981;?#25991;峰置业有限公司前职?#34180;?#32780;文峰置业相关人士也承认接手了古井集团40%股权。


      值得关注的是,文峰置业的背后隐藏着一家知名的不良资产处置公司——?#19981;?#22269;厚资产。从股权上看,?#19981;?#21338;雅投资有限公司持有文峰置业10%股份,而?#19981;?#21338;雅投资的实控人李厚文正是国厚资产创始人,他有时也以文峰集团董事长身份露面。事实上,国厚资产总部就位于“文峰中心”大楼。国厚资产官网显示,截至2018年12月末,公?#32416;?#35745;收购不良资产超过1000亿元,涉及工农中建等数十家银行和近千家企业。


      记者同时独?#19968;?#24713;,在史正富夫妇从古井集团“抽身?#31508;保?#21516;华控股尚欠古井集团7亿元债务未能偿还。古井集团一份公告中,截至2016年3?#36335;?#30340;“借款人”名单中显示,同华控股借款6.5亿元,该?#24335;?#27454;应于2017年2月15日到期。


      记者就此采访亳州国资委?#20445;?#23545;方指出,同华控股从古井集团借走的是7亿元,“钱是分批分次借的,这个事从2012年?#28034;?#22987;发生,不是一下子借那么多。?#22791;?#20154;?#22771;?#35843;说,上述借款如今已经逾期,“光本金就有7亿元没还。”


      “这个事是2018?#29969;资?#37324;巡视时发现的,否则我们也不会知道。当?#22791;?#20986;的整改措施就是要求他们还钱。”?#26434;?#21476;井集团为何借给同华控股7亿元,该人士表示并不清楚,而?#26434;?#21490;正富从古井集团抽身后,相关债务该向谁追?#36136;保?#20147;州国资人人?#22771;?#35843;说,“我们只认上海浦创。”他同时透露,?#32972;?#21490;正富收购古井集团40%股权?#20445;?.65亿元并未完全兑现,“其实不到4亿元,只有3亿多。”亳州国资委提供的数据显示,古井集团在2009年10月29日曾向上海同华支付对价款7000多万元。


      今年5?#36335;藎?#35760;者曾与史正富联系,希望就涉古井集团事宜进行采访。当时他回复短信称:“不论我在这10年中遇到多少?#36824;?#20294;我首先要维护受资企业的发展。古井之事,多年来有各色?#35828;?#20986;于各种动机用各种手?#23614;?#21644;或搅局,我经常搞不懂,时间长了,也无所谓了。”


      此后记者多?#25105;?#30005;话、短信以及登门拜访等方式联系史正富,未再获得进一步回复。直到今年8月13日,记者就7亿元债务追讨问题再次与亳州国资委人士取得联系?#20445;?#23545;方表示“正在协调。”就在同一天,记者再?#23614;?#25171;史正富教授的电话,一位男子在接听电话后表示,“这个事已经跟亳州市政府说过了,不用再打(电话)了。”


      稳定和改革的?#33014;?/strong>


      一转眼十年过去,古井还是那口古井。


      2009年,亳州市决定将古井集团40%挂牌转让?#20445;?#23601;有?#24179;?#32929;权激励的想法。然而当洋河、五粮液、汾酒等名酒相继完成混改、管理层股权激励并实现快速发展?#20445;?#21476;井集团的股权激励却迟迟未能落地。起了个大早,赶了个赶集。


      就在今年3月15日晚间,古井贡酒发布公告,亳州市国资委决定将持有的古井集团60%股权,无偿划转至亳州市国资运营公司。此?#20301;?#36716;完成后,亳州市国资运营公司将持有古井集团60%股权,并通过古井集团间接持有公司32.33%的权益,成为公司间接控股股东。


      “市领导之前到我们这来说过这个事,就是希望让古井更加市场化,在市场化运作方面更加灵活一点。”古井集团人士向记者表示,这?#25913;?#21476;井发展的很好,员工每年也都有10%的薪酬提升,“能够进一步的激发和领导及员工的信心。”


      而?#26434;?#22346;间传闻的当地正在?#24179;?#21476;井集团整体上市,该人士表示并未听说过这种说法,“我们?#37096;?#21040;像汾酒在?#24179;?#38598;团整体上市,他们这两年的改革让我们比较羡慕。”


      事实上,古井集团的改制早在2002年?#28034;剂恕?002年,原掌门?#36865;?#25928;金提出“全体员工?#27490;傘?#31649;理层持大股”的方?#31119;?#26368;终遭到员工抵制,该方?#26438;?#21518;被?#19981;?#30465;国资委否决。


      2005年,亳州市政府以10.8亿元的底价公开挂牌转让古井集团全部股权,但最终因价格?#21046;紓?#36825;次挂牌在规定时间内未能达成意向。


      2007年,古井集团再次公开挂牌,时?#21619;?#20107;长王效金力主引入泰国TCC。就在在外界认为古井改制即将迎来?#40644;剖保?#29579;效金因涉嫌违纪落马,当地随后终止古井集团100%国有产权转让工作。经历多?#38382;?#36133;的改制后,古井集团元气大伤。不仅被茅台、五粮液等“老八大”?#23545;端?#24320;,甚?#31921;贡?#21516;省的口子窖超越。


      而与史正富“结缘”的这十年,古井集团的发展也难言成功。


      “后续改制还是应该稳妥为主,从员工的角度来说,不想让企业因为改制出?#32456;?#33633;。”古井集团人士向记者表示,“2002年以来一直推改制,推了两三?#21619;?#27809;改成,结果内部人心散了。尤其在王效金落马以后,很多员工都跑了,大学生管理骨干也一下子少了很多,这个应该避免。”在他看来,企业改制需要各方深?#38469;?#34385;,?#21543;?#23618;推动,股东支持,企业积极配合。另一个是(员工?#27490;桑?#19981;能差距太大,悬殊过大影响也比较大。”


      “员工肯定希望企业改革,但是你不能折腾。”上述人?#22771;?#35843;说。


      【链接】:史正富和他的股权投资历史


      2000年3月,史正富创办上海同华投资集团有限公司,任创始董事长至2016年,期间主持了对中轩生化、奇瑞汽车、南大光电、古井集团、华菱星马等数十家企业的股权投资。


      “目前,?#31968;制?#19994;的投资已经退出,取得了满意的投资回报。”同华投资官网同时显示,2015年,公司成为?#19981;?#30465;贰号基金(23亿元)管理机构,并与中科院上海药物研?#20811;?#20849;同设立20亿元的国科同华药物基金;2016年,公司与中科院上海微?#20302;?#25152;、上海微技术工业研究院共同设立20亿元的“同华新微投资基金?#20445;?#21516;华投资称,“公司成立?#20004;瘢?#25237;资资金70%来?#20174;?#22269;?#24335;?#34701;市场的融资,在诸多国?#24335;?#34701;机构中形成了良好的合作记录与信誉。”


      与“良好合作记录与信誉”相对的,还有史正富与各方的纠纷。


      2008年5?#36335;藎?#20013;轩生化上市计划搁?#24120;?#21490;正富与原管理层矛盾激化后,开始谋求在内蒙古等地生产黄原胶。2010年1月,中轩生化获得黑豹集团等6家国内投资者的4亿元战略投资。


      在凭借“黄原胶加工”项目拿下古井集团40%股权后,史正富又与亳州方面因出资发生矛盾。2010年8月,中轩生化出现量产以来的首次亏损,而瑞科生物此后也变成烂尾工程。就在去年,黑豹集团以股权转让纠纷为由将同华投资集团告上法庭,催?#36136;?#20313;3080万元股权回购款,最终被法院驳回。


      华菱星马(600375)也是史正富极为看重的投资项目。官网显示:2004年,同华投资成为华菱星马第二大股东,2011年7月华菱星马在上交所上?#23567;?#35760;者注意到,今年3月25日,上交所下发关于对华菱星马股东史正富予以监管关注的决定,原因是去年未按规定预先披?#37117;?#25345;计划。去年七八?#36335;藎?#21490;正富合计减持759万股,不再是公司?#27490;?%以上的股东。2019年半年报显示,史正富目前为公?#38236;?#20116;大股东,并与第二大股东星马集团具有一致行动关系。他在今年上半年减持541.5万股,目前?#27490;?558.8万股,其中1544.6万股已质?#28023;?#36136;押率达到99.09%。值得关注的是,早在2016年9月30日,星马集团曾将上海同华投资集团告上法庭,案由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。壹酒购

    中国梦论坛高手资料 重庆时时计划网 彩票开奖双色球走势图 什么网赌软件合法吗 浙江20选5开奖公告 体彩河南泳坛夺金 幸运飞艇骗局揭秘 重庆时时彩分析手机版 虎途老虎机网站 中国福利彩票上海天天彩选4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开走势图